得知老屋要拆迁他突然去世,半个月后废墟上竟出现一条大蛇

来源:互联网新闻 编辑:余姚网 时间:2019/10/20 22:41

夕阳淡去了最后一抹光辉,暮色渐渐笼罩了连绵的群山,从大山深处不时传来乌鸦的啼叫声。

    田埂上,李老汉扛着锄头晃悠悠地朝家的方向走,嘴里还哼着不成调的曲。

    日出而作,日暮而归是他的生活方式,多年来他早已习惯了。老伴走后,他一个人生活的倒也随意,一间多年未修葺的茅草屋,几块土壤并不肥沃的田地,但他对生活的倒也满足。他不是懒汉,地里都种满了庄稼,除了自己还能在山外小镇上换些小钱。加之,儿子媳妇在县城里打工,偶尔也会寄回一笔钱。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,一种让他割不断的情思牵系他要在这里过完后半生,他要的是种清闲的日子,种种地,喝几杯淡茶,酌几口白酒,成了他每天自然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夜真正拉开了帷幕,夜色下的远山,树木,田埂,在他眼里并不是寂寥的意象,而是一种温情的寄托,就要到家了,和往日一样,当他离茅屋越来越近的时候,内心就涌起一股热流,虽然没有温馨的灯火在守候他的归去。

    可是,今晚却不同。茅屋前有一道微弱的光在闪烁。老汉疑惑了……

    他加快了脚步,留给夜色蹒跚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嘿,李大哥,是你吗?”原来是村支书王二的声音,他用手电筒往山坎下扫了扫。

    “是我,才锄完草回呢,你大老远来有和贵干哦?”坎下的老汉不解道

    王二不由得笑了起来,“我给你稍好消息来着,恭喜你!你就要县城里住新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汉肩上的锄头突然滑落。

    “政府决定要在这里修个小型水库,上午,地质勘测队都来测过了,你的房子在水库区内,必须搬走,不过政府会赔偿----一套60平米的房子,就在城里……”他有意停了下来,似乎在等待老汉给他一丝惊喜的神色抑或是一声狂喜的叫声。

    老汉将锄头轻轻的放在屋檐的一角,干脆蹲下身子从烟袋里取出一支旱烟吧嗒吧嗒地吸起来。他耷拉着脑袋,垂着那枯瘦的像苦瓜一样的脸。

    这是王二万万没有想到的。为了调节这种冷场,他又开口了:“你们家主坟山真是埋正了哦。一连串好事将在你家,04年儿子阿强考上了好大学,08年毕业后在县城一家工厂做了工人,一月收入1000多,今年又娶了个漂亮媳妇,儿子不问你要钱了,你啥都不愁了。而今,又要住进城里的新房,儿子媳妇也不再愁房子的事了。”说完,他又哈哈笑起来,似乎自己是这些好事的主角。

    老汉依然无语,点燃了另一根烟。

    接着,王二从黄土包里取出几页纸,郑重地说到:“这是政府发给你的拆迁通知和领房凭证,你可得好生保管。”说罢,他走在蜿蜒的山路上,然后消失于夜色。

    老汉还在屋檐下蹲着,只是没有吸旱烟了,开始抬头仰望夜空。那轮月亮已冉冉升起,皎洁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泻在大地,也飞溅在老汉花白的头发上,布满皱纹的脸上,此刻,他的双眼也噙满了泪水。在这里出生,成长,劳动,结婚,生子……这里的一切都有他的影子,当然这里的一切也在他心里烙下了印。突然要离开,对于他来说用世界末日来形容毫不夸张。

    可是,政府要修水库是确定的事,搬迁也就成了必然,老汉有何能力拒绝,毕竟他是个遵纪守法的中国公民。老汉觉得心开始灼痛。

    这夜老汉没有吃饭,他把酒壶剩下的一半白酒全喝了,倒床就睡了。

    大山里的清晨没有城市的喧嚣和繁华,可见的是巍峨的山,翠绿的树……可闻的是鸟鸣,鸡叫声……阳光透过窗户暖暖的射在屋子里,老汉坐在床榻边一动不动。要知道,往日这个时候,他早已在山地里除草了,说不定还会唱山歌呢。

    时间滴滴答答的溜走,已近正午了。太阳火辣辣的,想要把大地烤熟吃。

    老汉起身走到门口,凝望门外熟悉的一切。就在这时,两个跃动着的年轻身影映在他的眼帘。原来是是儿子媳妇回老家来了,他们也知道了拆迁的消息。三个人坐在了堂屋,儿子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,“爸,我们终于要住新房了,要是自己掏钱买还不知要奋斗多少年呢,一辈子就只有做房奴咯!”媳妇在一旁乐的合不拢嘴,之前她还因为没钱买房和他大吵要离婚呢,现在她亲呢地靠在男人肩上。老汉见状也开始笑了,不过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“爸,我已经在城里联系好了一家搬家公司,说好一周后来,另外,明天我们就去建材市场看装修材料”。老汉点头。接着,一家为做午饭忙开了,媳妇淘米,老汉烧火,儿子劈材……

    饭桌上,儿子媳妇有说有笑,只有老汉没有多的语言。

    吃完饭已经是三点钟了,老汉说他要去地里犁地,便扛着锄头出门去了。阳光依然那么炽烈,似乎都快把人的皮肤晒裂。老汉感觉耳边一阵嗡响,然后一阵眩晕,最终倒在那片他熟悉的土地上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了,儿子见父亲还未回,心中突然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担忧。他走进大山,歇斯底里叫着父亲,可是听到的只有他的回音和虫鸣鸟叫。最后,他找到了父亲,不过那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。他哭了,哭声响彻山谷。他从来没想到父亲会走得如此突然,只是脑海闪过一幕幕有关父亲的画面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为父亲办了丧事。

    第三天,他和媳妇去城里看装修材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周后,搬家公司有人来了,在媳妇吩咐下搬走了有用的东西,他抱着父亲的遗照,迟迟不肯离去,他似乎有点读懂了父亲。

    半月后,拆房的日子到了,那几间草顶土墙房哪里经的起拆房工人的折腾?顷刻间,一片废墟呈现在眼前。突然,一条大黑蛇蜷缩在废墟上,工人们被吓住了,一个工人用树枝意图将它赶走,可是,它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一月后,儿子和妻子搬进了梦寐以求的房子,只是儿子少了欢笑。(作者:花儿会开)

    没过瘾?想看更多亲历故事?iPhone/iPad用户可以到苹果商店搜索【每天读点故事】下载收看,有笑有泪温馨治愈。如果你没有iPhone,请加微信

(来源:谈客)

悦读微赚,新用户赠送20元!